永利在线登录入口-正版App Store
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走进高平 >> 历史人文

釜山棋盘六院

来源:高平市大数据中心 发布时间:2024-05-13 【字体:

  釜山棋盘六院,位于寺庄镇釜山村,是高平市现存颇为完整的一处清乾隆年间、由王姓人家创建的商贾民居大宅院。院落端端正正,坐北朝南;地形北高南低,依势建造。前后左右六进院,皆由邑内典型的三合院,或两两相对组成里外二进院,或各自独立组成一进院。大院由南北中轴线上一条宽约3米、长约60米的长甬道和东西一条宽约4米、长约46米的长甬道相交,将整个院落分为东西对称、前后排列,形如棋盘的大宅院,人称棋盘六院。院落六进,实分四院,即东西下院和东西上院。每个院落,既各自独立,又相互连通。

棋盘六院航拍图

前院大门

  东、西下院,位于大院南,为东西对称的两个二进院,出入东南,大门南开。大门为屋宇式扫地如意门,进大门前院,为倒座形三合院。南庭楼三间,耳楼各两间,风口厦楼各半间,东西楼各三间。正北二门进里院。二门外廊内屏扫地如意门,悬山顶,内外檐下石柱石础,枋梁斗栱,雕刻精美。里院为三合院,形同外院。屋面皆仰覆板瓦覆顶,筒瓦走腿。两院不同之处:一是西下院屋面全部悬山顶,东下院南北正房悬山顶,东西楼与四角耳楼硬山顶;二是西下院脊饰为缠枝蔓草简易花纹,猫头瓦当;东下院为莲花牡丹脊饰,三角兽头。外院和里院,除南庭楼为隔扇门外,余皆相同。西下院里院北堂楼花梁记载,创建于清乾隆二十年,督工王囗囗;东下院里院北堂楼花梁记载,创建于清乾隆四十四年,宅主王希鏊等暨男维藩等。

西下院前院与二门

东下院外院南楼

  东、西上院,位于大院北,为东西对称的两个完全相同的三合院。北堂楼悬山顶,东西楼及耳楼皆硬山顶,仰覆板瓦覆面,莲花牡丹脊饰,三角兽头。正南出入,大门南开。大门同东西下院二门,木石砖雕工艺更为精湛。西上院北堂楼花梁记载,创建于清乾隆五十三年,宅主王希陵。

东上院大门

西上院北堂楼

  东西上院间,即中轴线上南北甬道正北,为祖先堂。面阔一间,上下两层,前廊式架构,悬山顶,明面木石结构。

南北甬道与祖先楼

  棋盘大院的主人,据现存资料得知,王家经商于“宁辉”二县,辉即河南辉县,宁不详是哪县。王家是在“宁辉”两县经商发迹后修建的大宅院。据花梁记载,结合清乾隆五十七年老主人主持六个儿子分家和有关字据等得知,老主人名字不详,生子六人,为希字辈,即希孔、希贤、希陵、希通、希鏊、希囗,长幼不详。另据清乾隆五十七年七月二十七日,王希通分单记载:老主人因“年至七十,精神渐衰,家务纷纭,难以经营,欲托之并无一人可应者,亦事出於无奈矣。今将祖遗田产命作六份均分,分给希通上西院一院……(另)书房八间……宁辉二县生意,一切外欠会事六分,有分差粮、门户、公费,六分均摊。”

  棋盘六院创建年代,花梁记载清晰。工程分三期,一期工程于清乾隆二十年,创建了西下院;二期工程于清乾隆四十四年,创建了东下院;最后一期工程于清乾隆五十三年,创建面东西上院,最迟在清乾隆五十六年前全部完工。

  棋盘六院的建筑,体现了清乾隆时期高平民居建筑出现的几大特点:一是硬山顶的普遍出现,且日益臻熟。西下院,因创建时间为清乾隆二十年,硬山顶还未普遍推广,故两院建筑全是悬山顶;到乾隆四十四年创建的东下院,硬山顶已普遍应用,其里外院的东西楼与四角耳楼都采用硬山顶;到乾隆五十三年,硬山顶更为成熟,墀头山面砖雕工艺渐趋丰富华丽。此即西下院和东下院、东西上院最明显的区别。二是莲花牡丹脊饰的普遍应用,代替了原来净面和简易缠枝蔓草花纹脊饰。脊饰安放也很讲究,莲花面放前,牡丹面放后,简为前莲后牡丹,寓意前面莲花生贵子,后面牡丹加富贵;三是前檐明面采用了封护檐,代替了原来明面的露明檐。另据屋脊兽头由猫头改为三角兽头,说明王家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变化,由普通的商贾人家迈进了书香仕宦(闲散官)的门槛。

  从雕刻工艺来看,主体建筑,高大整齐,端庄朴实,雕刻简洁;各院大门、二门,建筑考究,雕刻精美。特别是额枋雀梯,镂空雕刻的凤穿牡丹、方奎龙、葡萄松鼠等图案,栩栩如生。整体上看,王家棋盘六院,给人以富而不骄,华而不腻的感觉。既体现了商贾大户的富有与豪华,也体现了商贾民居端庄朴实、讲究实用的风格和时尚,又体现了商贾人家追求书香门第、教子读书的需求和愿望。

  釜山棋盘大院,整体建筑颇为讲究,但花梁记载却出现了一个反常现象。花梁宅主姓名,按常规记载,除女人不写外,家中男丁都要按辈分依次列写。及使是年高体衰的长辈和年幼的子孙,都要载入花梁。而釜山棋盘六院的花梁记载,却出现三种形式,西下院里院北堂楼花梁,没写宅主,只写了“督工王囗囗……”;东下院里院北堂楼花梁,写的是“宅主王希鏊等暨男维藩等……”;西上院北堂楼花梁,写的是“宅主王希陵……”。是时,老主人健在,希字辈胞兄弟六人共炊。宅主姓名,且不说兄弟6人及其子辈,连老父亲的名字也没写,颇令人费解。结合棋盘六院的建筑、屋脊兽头和雕刻工艺看,王家不仅是一个富有的商贾大家,且散发着浓郁的书香气息和昭示着一定的社会地位。花梁记载与之相比,却出现了如此不相协调的差异。笔者认为,是时,王家虽是一个富有的、追求书香风气的商贾之家;但门第书香,尚且浮浅,文化底蕴还不够深厚,从花梁记载和王希通分单的开头语,足见一斑。(紫峰闲人)

本页二维码

XML 地图